「河南省统计局」刘:加强立法发展数字经济刻不容缓

股票资讯

编者按:北京市法学会互联网金融法研究会近日举办了“数字经济与金融的法律治理”研讨会。专家学者围绕区块链法治、数字现金监管、数字经济立法等热点法律问题展开研究,取得了一些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中国质量里程促进会会长、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总工程师刘先生受到了广泛关注。现在,摘录他的演讲作为交换。

什么是数字经济?欧盟有一个公共定义,即以数据知识和信息为关键生产要素,以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为支撑的一系列经济活动,我们称之为数字经济。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有数字信息商业活动的经济社会系统。核心是将计算能力、算法、数据应用到整个经济活动中。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话题。事实上,数字经济自农业文明以来就存在了。我们二十四节气,十二个月,什么时候种地,什么时候收割,我们祖先说的度量衡都是数字。是原始的数字经济。现代意义上的数字经济,也就是过去一二十年的事情。数字经济在中国得到了政府的认可,成为国家发展的重点,也就是这三年。我记得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政府要大力推进和发展数字经济。在此之前,学者们有一些文章。一旦政府有所回应,就会迅速发展。2018年至今,数字经济达到31.3万亿元,占去年GDP总量的34.8%。当然,这个数据可能不是很准确,但是很重要的参考。

真正的数字经济有两大部分,一个叫数字经济,一个叫工业数字经济。后者是把数字变成货币,约占21.5%的一小部分,所以包含了经济数字化,或者我们把传统工业、农业、机械、冶金、制造放入数字武器,利用计算算法提高其效率。这一块近几年发展很快,约占79%。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的数字经济在所有经济体中的比重并不是很高,至少是发达国家的两倍。这是大背景。

这里我主要想说一下数字经济立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我从事立法工作15年了,所以在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多。数字经济在中国发展迅速,包括网购和“双十一”购物。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数字大国,但我们不是一个数字大国,也存在很多问题,因此迫切需要加强立法。有几个主要原因:

首先,这是中国进入高质量发展的迫切要求。数字经济的优势在于它可以提高效率、优化结构、获得经济外部性,这是正外部性而不是负外部性,可以使我们的生态和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增加就业。目前,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我国就业人数已达1.91亿。在数字经济的一、二、三产业整体结构中,第三产业占比最大,占35.9%,第二产业占比18.3%,第一产业即农业占比最低,占7.3%,但这也是一个进步。因此,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发展需要量化、精确化和高效化,这涉及到数字经济的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和收益权,都需要依法进行定位。

第二,这是当代科技革命发展的迫切要求。我个人经常把新科技革命,也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标志,概括为“四个现代化”,即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量化,特别是量化,成为新科技革命的杰出代表。如你所见,美国在200秒内完成一万年计算的量子霸权已经出现了。更重要的是,去年11月16日,世界计量大会通过了物理常数和量子科学基础,重新定义了人类生活和生产的基石,即长度、重量、时间、秒、温度、电流、物质等7个物理量测量单位的定义。对这些基本事物的重新定义,标志着人类社会乃至我们的星球真正进入了量子时代。在高科技量子时代,在数字经济时代,我们的金融、电力、交通、反恐、医疗等。,都是数字和金融。最近大家都在讨论数字现金。在推进智慧城市、智慧医疗、智慧金融、数字化的同时,我们也面临着风险。正如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在《风险社会》(Risk Society)一书中所说,高科技是一个高风险社会。因此,我们需要立法来预防和解决风险。

第三,这是完善社会主义法治的需要。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任务。有人说这是中国的第五次现代化,其核心是社会主义法治。目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迅速,但立法相对滞后。虽然我们已经制定了电子商务法、网络安全法、电子签名法等。,内容不够,法治化的趋势主要是从管理和安全的角度确立的。在数字经济立法方面,欧盟在最近五年发展迅速,启动了数字经济的立法运动,如公共数据条例、一般数据保护条例、隐私电子通信条例、网络信息安全指令等。,它们是完整的。相比之下,这方面还是需要加强的。比如我们关于所有权、隐私权、交易权、数据携带权、遗忘权、访问权、知情权的规定,尤其是关于消费者保护的规定,还有待加强。

最近,加州的三个城市和美国的马塞尔都通过了禁止人脸识别的立法。专家之所以反对刷脸,是因为美国宪法规定,任何人在被法院判决前都要推定无罪,而刷脸是先入为主的。美国人担心宪法规定的基本人权会被刷脸推翻。还有人工智能AI,其知识产权属于。去年,AI的第一幅画被拍卖了300多万元,但拍卖所得的所有权存在争议。在中国,最近一些数据公司陆续被法律起诉,一些法律问题也向我们提出,比如数据采集权、数据使用权、数据出售权。这些权利的界限,包括原始数据的权利和处理数据的权利,并不十分清楚。法律体系的不完善不利于中国数字经济乃至整个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幸运的是,国家现在已经将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甚至爬虫法纳入人大立法计划。但也要注意的是,由于实践不成熟,法学研究还很欠缺,专业人才缺乏,会给立案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

第四。这是转变政府职能的需要。中央明确提出,政府机构改革要“放开、管理、接受”。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要大力推进数字经济的发展。在立法上,要解放思想,调整思路。要注意纠正长期“管”的思维习惯,加强监管,在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基础上考虑立法。

做好数字经济立法,也要把握一些基本原则。这里我有一个疑问:一是把握创新与保护的平衡原则;二是把握消费者与企业权利平衡的原则;三是把握行政法、民商法、刑法相互结合平衡的原则;四是把握公开与保密、隐私与共享的平衡原则;第五,把握重点管理和分类管理的平衡原则。

美国和欧盟在数字经济立法中对隐私权的保护有两种不同的侧重。在欧盟众多的数字经济立法中,更强调保护消费者的隐私权。在美国,数字经济立法的重点是促进数字经济的创新和发展,当然也考虑到了对公民隐私权的保护。当我们为数字经济立法时,我们应该借鉴他们在这两个方面的优势,结合我们的国情,更好地体现平衡。


以上就是河南省统计局刘:加强立法发展数字经济刻不容缓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芸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