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昌股份股票」社区团购是电商平台的最后一公里

股票资讯

最近社区团购闹得沸沸扬扬。我提醒你要密切关注资本家的羊毛。果然现在平台上的优惠力度小了很多。好在春节前后让家人抓紧采购,储备了足够的物资。虽然已经有高层官员点名,但资本的力量不可小觑。他们聘请了一些专家和教授为他们写文章。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彭波教授是最难的一位。我们来看看他粉饰资本的方法。

1、挑起情绪表达

刚上来的时候说批评社区团购是不良情绪和道德的绑架,他是值得从事新闻传播的。他一开口就先给了你一个定性的说法,给你埋下了一颗隐形身份的种子。然后说实体店的困境与网购无关,并以资本雄厚的连锁超市芙蓉盛兴推出的“繁荣优化”为例,否定千千绝对没有资本背景的小实体店所面临的困境,从而证明实体店拥抱互联网是多么正确。在这里,他只讲了互联网的好处,没有说实现这样一个年营业额300亿的连锁店需要什么样的资金条件和无形的硬件条件。

2、偷词

然后他说,虽然新技术的兴起可以消除一些工作岗位,但是可以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他说,他要么不明白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有多复杂,它不能被新技术改变。它需要千千成千上万的个人和条件来共同作出贡献;要么是他关心他,反正社会震荡也不能侵犯他的利益。

3.地球上不吃烟火的野兽

最有意思的一段是他说失业的小商贩可以开社区店。他还说互联网杀了一大批实体店,后来又说可以开社区店。你相信这种自相矛盾的话吗?他的理由是社区店铺可以加入互联网,赚取订单佣金,同时形成20%转换率的二级店内购买。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教授,你知道今天房地产从全社会带走了多少血吗?你知道房租有多贵吗?你知道你所谓的转化率连5%都达不到吗?你知道有些商品需要你存钱,有账期吗?你知道如何选择小店的位置吗?这些事情我都亲自调查过,了解的比你多。等你拿到全国社区所有居民数据后,是时候把这些小店踢出去,自己开连锁店垄断12亿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方式了。

4.不做社会调查的砖家

另外,教授说,失业者可以换工作。那请告诉我什么工作可以换?机械师和包装工?自动化不是一两年的事,需要那么多低端劳动力。你没摆摊,没做生意吧?张嘴就来?第三产业?中国民生负债40年,中国服务业无法满足大多数人的就业。这种疫情会让第三产业恢复原状,甚至发达国家的第三产业也会遭受重大损失。专家要熬几年才能让脑袋想出馊主意?

5.体制外,退休越晚,死得越早

你是不是不打算让人家工作到退休,只工作到死,给国家留个养老金?在这里,我给大家提供一个生命精算学与退休年龄关系的表格,这是郑伊富博士(Siao Chung)从生命与退休年龄的保险统计中得出的一个重要结论。

退休年龄

平均死亡年龄

50岁

86岁

55岁

83.2岁

60岁

76.8岁

65岁

66.8岁

如你所见,这就是所谓的砖家所谓的畜生和资本家,他们的目的是榨干老百姓最后一滴血。

6.把农业理解为你自己的花园

野兽还说可以种地,可以做订单农业。你知道怎么种田吗?你知道订单农业为谁服务吗?涉及的人口、阶层、经济规模有多大,能否给出具体数据?我在农垦和农村做过详细的研究。农业是一项技术活动,是国家的命脉,也是一个非常脆弱的行业。里面有很多很深的路。你觉得做个直播就能改变农业模式吗?你认为农业旅游能振兴地方经济吗?坐在办公室吹空调,空调水进脑子?!

国家早就应该站出来,以牺牲人民的生存和社会稳定为代价,对一家想通过互联网寡头蚕食市场价值的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资本进行沉重打击。在大数据分析技术下,个人不过是资本家砧板上的鱼。对于没有社会责任,以破坏社会生态为目的的寡头们,真的希望再来个三反五恶。

-电子商务平台的最后一英里

说到接触电商平台,我比这个砖家早,对电商的了解也更深。早在2002年,我就看到了广州的电商平台。那时候真的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以至于只有几家小公司在探索,没有盈利模式,所以我也没有更进一步。

到2010年,全国各地的社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药店太多,有的社区可以有十多家药店。节假日期间,药店放的鞭炮烟花比别人多。春节期间,每个药店每天都要堆放一堆烟花爆竹和纸屑,环卫工人要打扫一上午。经过多年的观察和研究,我设计和规划了第一个基于社区的电子商务系统和方案,我的方案是针对电子商务平台的最后一英里。

其实很多东西就够了,电商平台也是。想让居民使用你的电商平台,必须平衡投入产出比,以小求大,所以你必须贴近社区居民的实际需求。我的思维是这样的。

首先我的电商平台需要找一个分布比较广的重点,就是社区药店,不仅仅是很多药店那么简单,因为当时没有智能手机,没有4G网络,所以药店是当时最好的推广重点。药店为了利益最大化,不仅卖药,还努力满足居民的日常需求。他们还卖各种日用品和食品,销量并不比普通小店低。而且他们的热情比那些脑子单一的小店小贩要大得多。这是我的切入点。回头看看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推送模式,我的思路真的很准。

软件平台很好做,可以自己开发一个2.0版本,但是最重要的是另外两个,一个是生鲜、日用品的经销商,一个是药品销售代理。因为,只有拿下这两个可以合作提供货源和差价的关键渠道,才能让很多药店心甘情愿的使用你的平台,因为这样药店也会获得订单销售的佣金,避免压货的风险。对于小商人来说,一分钱就是钱,不会拒绝。

有了之前的基础,我可以通过平台上用户的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获得每个社区的大部分居民信息,不仅包括电话号码、年龄、性别等基本信息,还包括该社区的人员构成、年龄分布、消费水平等高价值信息。不仅能为你的电商平台提供强大的数据支撑,还能影响供应商的态度,在达到一定规模后获得资本的青睐。

这样的数据平台如果推广几年,覆盖所有省会,然后是一线城市,最后是所有城市,就会掌握全民的信息流,消费的资金流,全国的物流,无孔不入的借贷,最后指导生产建设。这些是我2009年项目规划中的关键点,现在人们将在侃侃谈论它们,因为这些已经成为现实。

要知道,我的计划是2010年提出来的。但这只是我大规模完整计划的延伸,现在还在2009年。下一期我会详细介绍我的制度,让大家看看资本家有多无耻。

为了能操作我的平台,还特意请朋友帮忙介绍推广。过了一会,朋友介绍了一个老板来见我。我记得那天在酒店大堂见过。经朋友介绍,老板的公司是一个GIS系统平台。毕竟它懂技术,和数据有关。它应该能理解。解释完之后,他问我:“你的盈利点在哪里?”我当时就惊呆了,盈利模式有多清晰,流量、广告、差价、融资、大数据、互联网金融等等。,只要落地,就可以躺着盈利。我一直以为作为一个与技术和数据相关的公司老板,理解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难,结果是我错了。

后来,我总结了这次失败的原因:

第一,当时国家刚刚推出4 G,当时还没有流量、大数据、互联网金融等概念。我从《管子》中学习管仲的思想,结合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进行创作。当时连O2O都是这个词。还没看过,连我的智能手机都没看过;

第二,我当时太年轻,没有背景,没有资本。人们心里对我的评价不高,所以他没有全心全意听我的解释。那天他只是和朋友一起工作,顺便看到我,给了朋友一个面子。

第三,很多人自身水平不好。当他们遇到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第一反应是“不可能”,而不是“为什么”。为了掩饰自己有限的水平,他们会说“你做不到”。最常见的一句话是“从自己身上找理由”,但他们从来不从自己身上找理由,而是从别人身上找。比如,泡沫商城上市前后投资者对其创始人王宁的评价简直不一样。只要你有钱,屁香,连全国都叫你爹,国夫;

第四,国内很多老板只能抄。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有没有人做过,成功过。如果一切都是别人先做的,你还有什么机会?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是徒劳的。腾讯一开始是靠抄袭起家的,但是大部分老板连抄袭都看不懂,所以对超出自己认知能力的东西非常害怕。这是国内很多老板的认知水平。他们的钱不一定是靠自己的技术赚来的,你懂的。

当时我以为省会的大佬可能知识少(我比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小老板知识多),除了靠关系赚外协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水平,于是想出了去北京的主意,但现实还是打了我的脸。我错了,北京是背景。而且北京的老板也就那样,真正有本事的人不多。


以上就是毅昌股份股票社区团购是电商平台的最后一公里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芸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