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抽查20家公司“吓跑”玉柔科技、云之盛等16家公司,终止IPO。他们的愧疚感是什么? 002461珠江啤酒

股票资讯

2月24日,深交所官网显示终止向恒伦医疗、华鹏仪器、鹰航、德宝股份等四家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同日,上交所还披露,将终止对柯蓝环保、德威华泰、国光信息等三家公司的科技创新板上市审核。这些企业被终止审核IPO的原因是“公司和保荐人自愿退出”。

截至目前,整个2月份,已有34家企业自愿撤回IPO申请,其中创业板申请人25家,科技创新板申请人9家。其中,2月份终止IPO审核的企业有16家,占1月31日证监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的进行现场检查的20家企业名单的80%。

drawing:郭晶晶

1月31日,证监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已组织完成20家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摸彩工作。这批2021年1月30日前受理的407家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企业参加了抽奖。

图片来源:中国证监会官网

根据现场检查规定,被检查对象在收到审核登记部门书面检查通知后十个工作日内撤回初始申请的,原则上不再对企业进行现场检查。但申请人撤回申请后十二个月内再次申请国内首次公开发行的,应当列为检查对象。

截至2021年2月25日,只有浙江国祥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华之杰电信有限公司、江苏杨瑞新材料有限公司等三家IPO申请公司仍在正常排队。

其中,已有16家申请人撤回材料并被监管部门终止,即科技创新板IPO公司7家,创业板IPO公司9家。早在2020年12月4日,九州风神因“更新财务信息”暂停IPO申请,至今未恢复。

作为回应,一家芯片R&D公司的董事长告诉界面记者,“就个人而言,这是一件好事,留下了真正的钱。在市场上和企业里都很好。”在他看来,如果经不起现场检查,就不应该去报名系统。否则,市场就会混乱。

据董事长介绍,在注册制下,有缺陷的企业也可以上市,主要是为了不打假。“现在监管主要是打击业绩和利润欺诈。在报告期初期有些不规范是可以容忍的,造假严重。”在他看来,“大部分撤料的人都有这种嫌疑”。

事实上,今年2月,深交所终止了对26家企业的IPO审核。其中,只有残星文化没有主动退出。接口记者了解到,2月2日,深交所指出,审核残星文化后发现不符合发行、上市和信息披露要求。

深交所指出,残星文化拆除红筹股结构后,股权结构设计复杂,认定实际控制人的理由不充分,披露不完整;同时,2020年4月,基于截至2019年底的历史情况和对未来的预测,公司根据商誉追溯评估报告,对收购孟想强音产生的商誉进行了追溯调整,2016年计提减值损失3.47亿元。上述会计处理未能准确反映当时残星文化的实际情况。

1月29日,证监会披露了2020年20起典型违法案件,其中金融诈骗案件6起。

“年初以来严格监管节奏的信号越来越明显。”云台资本(Yuntai Capital)经济学家、创始合伙人傅立春在界面上对记者表示,按照监管部门对金融欺诈和穿信违规行为的零容忍态度,市场监管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可以避免之前“放开就乱,管理就死”的局面。

在此人看来,企业IPO的步伐不会放慢。“资本市场进入升级发展新时代,政策鼓励企业通过IPO直接融资的大趋势不会改变。”。

撤退企业频频踩红线

本轮IPO中“自愿退出”的企业中,有玉柔科技、云之盛等众多明星公司。

被誉为“科技创新板第一人工智能之声”的云之声,曾因数据造假被科大讯飞质疑。根据云智晟2020年11月3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在智能医疗领域,公司的语音病历录入系统优势显著,市场份额高达70%;病案质量控制体系正在逐步发挥作用,目前市场份额约为30%。”

这随后被科大讯飞“在线伪造”(002230。深交所),一家领先的a股语音上市公司。2020年12月13日,科大讯飞回答了投资者的两个问题,称云之盛“其在家电智能语音模块领域的市场份额已达到70%”的说法完全不实。该公司进一步指出,从出货量和营收规模来看,云智晟在家电语音应用领域的份额目前还不到科大讯飞的十分之一;语音电子病历系统是讯飞医疗业务应用的重要场景之一,云之声的表述严重失实。

从公开信息来看,云芝生没有回应科大讯飞的“指控”。2021年2月19日,云之盛主动撤回科技创新板IPO申请。

另一家科技创新板IPO注销公司玉柔科技涉及“三类股东”。三类股东是指资产管理计划、契约基金和信托计划。它以其灵活的折叠屏幕技术而闻名,受到深圳创投、保利资本和IDG资本的青睐。玉柔科技计划本次IPO融资144.39亿元。我在2020年12月31日提交了科技创新板IPO招股说明书,但在2021年2月10日撤回申请用了两个多月。

关于撤回IPO申请,玉柔科技在官网上宣布“基于公司股东结构的直接层面的‘三类股东’资格需要进一步论证。考虑到公司的发展战略,经研究,我们决定暂停本次科技创新板上市申请。此次暂停科技创新板上市申请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界面记者从玉柔科技招股说明书中了解到,发行前,玉柔科技共有股本3.6亿股,共有股东41人。其中,中信资本-白金一号和招商资产管理-普深一号分别持有玉柔科技2177.68万股和457.78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6.05%和1.27%。

Image来源:玉柔科技计划书

IPO的坎坷之路,就是木瓜的运动。公司五年来四次改变上市路径,跑新三板,跑美股,跑科技创新板,跑创业板。2016年上市新三板时,木瓜移动表示其主营业务是“手机数字营销和手机游戏营销运营”;2019年冲刺科技创新板时,木瓜移动表示,其定位是“依托大数据技术的海外营销服务商”;在提交给创业板的最新招股书中,木瓜移动还表示,其主要业务是“为中国企业提供互联网海外营销服务,向海外用户推广品牌、推广产品。”如今,木瓜移动的IPO再次止步于创业板。

在现场检查企业名单中,九州风神没有撤回IPO申请。但该公司已暂停IPO申请近三个月,至今未恢复审核。界面记者发现,该公司可能难逃“意外持股”的嫌疑。在IPO之前,九州风神两次增资让董事、秘书低价发行股票。

根据公开资料,2019年7月,公司以每股2.94元的价格向董事黄发行了250万股新股。2020年1月,九州风神向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刘合理增发64.5万股,股票发行价格为2.94元/股;股票发行后,刘合理的持股比例从0上升到1.03%。

秘书长2020年1月加盟九州风神没问题。九州风神2020年9月提交招股说明书至今已有半年,符合旧IPO规定。但根据新规定,突然持股的期限改为12个月;从这个角度来看,秘书长半年前刚刚采取的持股行动,有“突击持股”之嫌。

另外,相对于其他固定价格,2.94元/股的价格太低了。界面记者了解到,2019年11月和2020年5月,九州风神的股票发行价格为14.1元/股。对此,九州风神解释说,以低价向秘书和董事发行股票是出于股权激励。


以上就是监管抽查20家公司“吓跑”玉柔科技、云之盛等16家公司,终止IPO。他们的愧疚感是什么?002461珠江啤酒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芸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