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沃斯机器人:突破性变革,智力机遇 墓碑线

股票资讯

2016年3月11日,当Cobos机器人有限公司董事长钱站在机器人博物馆前进行试运行时,他可能会想起18年前他带领工人在一座空荡荡的厂房里建立第一条生产线,并开始为外国客户生产吸尘器的场景。

18年后的今天,Cobos完成了从一家产品代工企业,到自主品牌的创建,再到家庭服务机器人的研发,最终演变成机器人技术驱动的高科技企业。2015年,Cobos机器人的运营收入超过15亿元,Cobos已经成为中国家庭服务机器人领域最知名的公司之一,市场份额超过50%。机器人业务与最初的真空吸尘器原始设备制造商业务保持同步。

苏州是中国外向型经济的重要城镇。2015年苏州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30546亿元,其中外资和港澳台资工业产值占64%,经济结构仍以外资为主。但本土公司多从事劳动密集型行业,附加值低,在国际市场竞争力弱。近年来,由于外部需求疲软和劳动力成本上升,苏州企业面临巨大压力,许多外资工厂甚至停产倒闭。

Cobos曾经是苏州劳动密集型铸造企业的代表,但也面临着铸造企业集体转型的瓶颈:依靠低成本制造创造利润,没有核心技术,难以找到利润增长点。事实上,科沃斯的转型之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它似乎是大多数对转型感兴趣的贴牌企业的“老路”——寻求技术的自主研发,打造自己的品牌,增加产品的附加值,赢得市场。对于中国的铸造企业总数来说,这也是一条很少成功的转型之路,那么Cobos如何突破这条老路,真正实现转型呢?

首先,在寻求自主研发的过程中,创始人钱认识到,解决代工的真正痛点不仅仅是拥有专利技术,而是拥有真正自主研发的创新产品和创新产品的载体——自主品牌;其次,真正的产品创新必须建立在壮士断腕的决心之上——切断对现有模式的依赖。这意味着企业要为短期无利可图的新技术和研发的反复失败做好准备,这就需要建立有效的创新管理;最后,了解甚至发掘市场需求,放大竞争优势,在红海中找到蓝海。

代工的痛点在于没有真正的创新

科沃斯机器人:突围转型,智造先机

钱,Cobos创始人,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硕士研究方向为天体物理学和哲学。从学生时代起,他就有理科生的执拗。在科沃斯贴牌生产的初期,钱想做比同行更好的产品,生产技术含量更高的吸尘器,通过贴牌进入ODM。

1999年,Cobos得以通过OEM生产出安全高效的“超音速离心式真空吸尘器”。汉斯·伯格,当时伊莱克斯地板清洁公司的总裁,在会议室参观并看到了吸尘器。他忍不住回头用笔在纸条上勾勒出吸尘器的轮廓。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意识到这是品牌对他生产能力的认可。于是,他马上问:“你怎么在我和我的竞争对手之间做出选择?”。汉斯伯格的回答是,“我们总是和赢家一起玩!”我们总是只和赢家一起玩。言下之意是,伊莱克斯将与任何产品好、价格有竞争力的人合作。

这次谈话让钱更加确信,只做低端吸尘器很难找到改进的空间,很难吸引到优秀的合作伙伴,Cobos应该向高端产品延伸。

当时真空吸尘器行业的领军人物是英国戴森公司,其“多级旋风真空吸尘器”受到全世界消费者的喜爱。钱董琦认为,如果能破解“多级旋风吸尘器”的知识产权,公司就可以为其他品牌生产类似的产品,产品的附加值就会增加,订单量也会上升。当时苏州是中国吸尘器行业的集中地区,像春华吸尘器总厂(后改制为江苏春华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这样的公司很早就开始了吸尘器的对外贸易。然而,大多数制造商对简单的原始设备制造商生产感到满意。

为此,钱专门派人成立了一个专利破解小组,目标是破解“多级旋风真空吸尘器”的460多项专利条款。首先要解读专利布局,了解专利的法律保护现状,什么是原专利,然后在原专利的基础上破解后来申请的专利的技术改进。这一系列解密工作的结果是,Cobos最终生产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多级旋风真空吸尘器。为了避免知识产权纠纷,科沃斯还邀请了美国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为其产品出具专利不侵权分析报告。专利技术一出来,就吸引了很多品牌。最早下单的客户来自德国,产品非常受欢迎。不出所料,戴森迅速提起诉讼,但戴森的诉讼从德国到法国都以失败告终。

然而,独立技术的成功并没有给Cobos带来理想的转型成功。讽刺的原因是,国外品牌利用我国专利保护薄弱的制度环境,采取多级旋风真空吸尘器的技术方案,向其他代工企业询价,委托生产。钱董琦原本以为通过破解戴森专利,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就可以为不同品牌的厂商代工高端吸尘器,但他又回到了传统的代工游戏。

这让钱深深的体会到了代工终究不能长久的原因。即使在R
以上就是科沃斯机器人:突破性变革,智力机遇墓碑线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芸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