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荣耀剥离」监管机构对戳破海印股票“灵丹妙药”面具的关注很难让人信服

股票资讯

6月22日凌晨,海印有限公司的复信(000861)姗姗来迟。

对深交所关切函的质疑就像是几根尖刺,刺破了海印股票吹起来的气球,刺破了自以为挖了金矿的投资者的想象力。

在长达40页的回复中,海印股份仍然固执地辩称“疫苗”只是工作人员的笔误,但事实无疑摆在我们面前:“92%有效”是抄袭国外其他药物检测结果的消息,“朱槿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权刚刚开始申请,兽药生产许可证尚未获得。有兽药GMP的厂家还在协商。朱槿公司注册资本尚未到位。“朱槿多糖注射液”未来的生产规模和计划仍存在不确定性。朱槿公司的估值未经审计和评估,上市公司没有医药领域的相关技术和专业人才储备...

至于这些信息披露的重复,海印振振有词地表示,信息披露是真实准确的,不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结合海印宣布合作以来股价的剧烈波动,字里行间隐藏了多少利益?

我们期待交易所对这封自相矛盾的复信进行第二次调查,并呼吁监管机构对海印涉嫌违反信息披露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神药”横行,痛入骨髓;如果“癌症”不去除,我们如何前进?

92%的有效性或空谈

回复关键信息“避重就轻”

6月11日,海印股份宣布,徐启泰团队开发的注射剂可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的有效预防”,震惊了包括水产养殖、生物医学领域、资本市场和监管当局在内的多个领域。如今,在专业机构的质疑和监管部门的质疑下,上市公司终于揭开了92%有效性的真相。该公司的“支持者”们期待着上市公司极其严谨的回复,不禁大吃一惊。

海印股份在复信中坦言,92%有效的数据来源,其实是西班牙兽医健康监测中心研究员何塞·安赫尔·巴拉索纳博士报道的第一个用13头野猪制成的口服疫苗有92%有效的消息。换句话说,92%的有效性不是徐启泰团队的研究,也不是公司康复实验的结果。

对于兽药产品来说,有效性是最重要的指标之一。但这样的核心数据其实是“抄袭”新闻,难免让人质疑公司整个“朱槿多糖注射液”的真实性。

更重要的是,上海证券报记者询问了西班牙学者的研究报告,报告显示,西班牙研究员的研究结论是基于他研制的口服疫苗,与海印描述的注射有着根本的不同。此外,野猪试验猪和再育猪在品种、产地、试验环境等因素上也存在差异。报告还明确指出,上述实验结果仍需反复测试和多次确认。

然而,当记者们逐一比较报告的原文时,他们发现报告的主题甚至不是海印在复信中提到的13个,而是12个。据报道,研究人员从18头野猪中进一步挑选出12头野猪,并给它们注射了相关疫苗。实验表明,12头野猪中有11头在暴露于非洲猪瘟病毒后存活,取得了92%的有效效果。

那么,海印如何在调查信中为自己辩护呢?根据复信,该公司目前正在相关主管管理部门的监督和指导下进行康复试验。然而,海印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告中没有提到任何事情,只说它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事实上,海印有限公司有很多内容需要披露,包括康复养殖基地的选择、康复试验的具体过程、参加康复试验的猪的品种和数量以及康复基地目前的疫情防控状况。对于这些关键信息,海印公司敷衍地回应道:“朱槿多糖注射液的康复试验正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继续重复试验”。

所谓康复试验,是指在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后,在规定时间内恢复健康猪繁殖的行为。上海证券报记者从一家以生猪养殖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了解到,目前大部分养殖场都会引进专门用于病毒检测的“哨猪”,然后再进行康复。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哨猪没有临床异常,实验室检测为阴性,证明养殖场可以补柱。

事实上,如果养殖场通过了种猪哨点检测,就证明养殖场已经大概率消除了病毒威胁,“朱槿多糖注射液”的实际效果将毫无用处;如果观察期间发现哨猪感染,证明养殖场仍有病毒威胁,需要进一步消毒甚至封锁。消息人士补充说,哨兵猪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必须身体健康,而且根本没有接种任何类型的疫苗。不难看出,海印注射的效果与康复的成功关系不大。

此人明确告诉记者,即使康复成功,也不代表某种药物发挥了绝对的作用,两个事件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没有专利,没有许可证

盈利预测如何做到「审慎合理」?

“朱槿多糖注射液”是一种神奇的药物,在受到监管部门的质疑后,必须逐步去除伪装,恢复原状。它的问题远不止是一个“92%”的数字。

鉴于此前公告中称“徐启泰及其团队已成功研发出朱槿多糖注射液,并拥有专利权(包括专利申请权)”、“公司将提供1亿元履约保证金,准备生产非洲猪瘟疫苗”,深交所出具的关注函要求海印针对朱槿多糖注射液的专利申请、研发、医学定义等问题说明相关情况,“分析现状”

从海印有限公司的复信来看,目前该药只提出了专利申请,只有通过初审、实质审查甚至复审才能获得专利。发明专利申请的审批时间一般为3年左右,能否获得不确定。目前收到的《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仅指国家知识产权局自动受理。

更有甚者,海印股份宣布“朱槿多糖注射液”于2019年6月19日提交,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发的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也就是说,在6月11日的合作公告中,相关药物连专利申请都没有提交。

无专利的朱槿多糖注射液有兽药生产许可证吗?这种药物的产业化条件是什么?

海印股份在复信中解释:“朱槿多糖注射液的生产需要委托有GMP认证的兽药生产企业。注射剂的生产可以委托兽药GMP厂家。现阶段,朱槿公司正在与有资质的企业洽谈。”但与此同时,海印股份补充称,“兽药注册申请和生产销售许可证尚未获得。能否获得批准还有不确定性,能否产业化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就是这样一个“无专利”、“无许可”、“无厂家”的“三无产品”。海印股份给出了盈利预测,“朱槿公司2019年至2021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亿元、50亿元。,10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10亿元、20亿元”,并表示“公司已

海印的自信来自哪里?

公司给出的具体计算方法是:第一年可以覆盖海南省,对应的生猪数量为500万至600万头,占2018年海南省存栏和屠宰总量的一半以上;第二年赢得国内外2.5%的市场份额,第三年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至5%。

据了解,海印之前从未有过兽医方面的经验,朱槿公司也是兽医行业新成立的招聘人员。以这样的规模和速度扩大市场份额可行吗?

为此,《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了兽药企业高管,他们表示,对于没有自营能力的兽药企业,有可能找到兽药代理机构代为销售。但目前国内兽药销售机构规模较小,省级机构屈指可数。所以兽药如果是代销的话,也需要厂家上门洽谈合作,时间周期长。

此外,至于海印预测其销售市场可占全球市场的5%(即国内5%,国外5%),上述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兽药行业主要出口原材料,而成品药很少出口。如果需要出口,还需要办理国内兽药注册审批手续,申请过程耗时较长。更复杂的是,每个国家和地区对相关兽药都有不同的规范和标准。

虽然海印股份知道扩大市场份额并不容易,但在公告中也提到,朱槿多糖注射液未来的生产规模和计划将根据市场需求确定,仍存在不确定性。而“这只是一个初步的估计,还没有经过充分的调查和论证。受市场需求、管理团队经验和实力、投资资金和生产能力影响较大,存在显著的不确定性”。

然而,海印股份仍给出“公司已充分进行尽职调查并做出合理判断,保持必要的谨慎”的结论。

违法和麻烦

海印为什么打自己的脸?

这十几天,海印几乎成了a股的“笑料”:一是高调宣称“有效预防率不低于92%”的“朱槿多糖注射液”研制成功,正在准备生产预防疫苗;随后,他公开道歉,“朱槿多糖注射液”是兽用制剂,“疫苗”被误传;6月22日凌晨,公司回复交易所关注函时,是“心里出丑”。在此之前,它甚至抄袭外国新闻,犯了错误。

为什么一个1998年登陆深交所,2003年由现任大股东接手的老牌上市公司,不顾市场规则和公司声誉,在没有经过认真论证的情况下,坚持发布“误导性公告”?在强行贴出热点的背后,有哪些资本棋局是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海印合谋的?在从来没有兽医经验却擅长商业物业运营的“矛盾”表象下,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原因吗?

在6月22日披露的回信中,海印几乎推翻了之前可以证明朱槿多糖注射液神奇功效的说法。在整个披露“朱槿多糖注射液”的事件中,海印公司从功效、专利、投产“先夸后打脸”,无视资本市场的生命线——信息披露,成了守信用的“跳梁小丑”。

但是海印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答案可能隐藏在线索中。

首先,公司股价通过贴热点和虚张声势的方式出现异常波动。在“朱槿多糖注射液”的“好消息”被披露之前,海印股票的股价已经连续两天飙升。此后,误导性的公告推动公司股价在6月12日和13日继续飙升。令人惊讶的是,6月13日巨款发布后,6月14日公司股价直接下跌,公司澄清公告也姗姗来迟。

不难看出,海印股票在“朱槿多糖注射”事件中的股价表现总是早于官方公告,且变化明显。但公司对此视而不见。

其次,“自毁名声”的炒作,已经使海印股价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达到最高点,让人很难不将其与海印的其他资本行动联系起来。比如海印可转换债券转卖期临近,公司控股股东海印集团质押率高。

再次,如果最后的“朱槿多糖注射液”达不到预期,海印还能留下什么?公司在复信中表示,将以此次合作为契机,在海南省相关政府机构的支持下,申请规划建设“海南南药深加工产业园”(暂定名),实现从商业平台运营向深加工产业平台运营的延伸。简单来说,通过这个合作申请建工业园,公司已经很擅长这个了。即使朱槿多糖注射液失败,工业园区仍然可以留下来。

上市公司假装理解混乱,一厢情愿的声音很大,却无法无天,不仅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也影响了整个资本市场的健康。正如一位投资者所说,“为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我相信会有一个公平的裁决。”

对此,律师闫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此前有关股份的公告具有误导性和虚假性。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必须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为什么证券市场有很多违法犯罪行为?因为他收到的收入和承担的责任不匹配,处罚不当。起诉的人越多,造假者承担的责任就越大。每个人都必须拿起武器,让他承担责任,这样合法的利益才能得到保护。”


以上就是华为荣耀剥离监管机构对戳破海印股票“灵丹妙药”面具的关注很难让人信服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芸洁股票网其他的资讯!